急性和慢性去逝的基金查一下你手上有几只?基金净值查询

| 发布者:admin

  2018年的奇葩事不少,其中之一就是“冠军基猝死”——年度涨幅超16%,眼看就要稳稳拿到2018年偏股基金冠军的中邮尊享一年定开在12月26日公告清盘:因为规模低于2亿元,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条款。

  证券市场就是江湖,而各类公募基金则像是身处江湖之中的武林门派,他们的目标是活下去,并尽可能的发扬光大,吸纳更多的门徒。然而,是江湖就会有腥风血雨,并非所有的基金武林门派都能屹立不倒。多年来,就有不少武林门派或没能扛住江湖的刀剑无眼,或受到武林盟主证监会的铁拳制约,成为“绝唱”。也有不少门派,虽然还活着,但已呈“苟延残喘”之势,消失也许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曾几何时,保本基金可是江湖上一大响当当的门派。这一门派把金钟罩、铁布衫之类的防守功夫练到了极致,“下可保证本金安全、上可追求更高收益”是其开山立派的宣言。事实上,保本基金也真的做到了,无论江湖环境如何变化,其徒子徒孙都至少能实现“零亏损”。江湖欣欣向荣之时,还能收获不菲的收益。这是多么逆天的存在啊!

  可惜的是,保本基金安身立命的绝学并不符合“风险与收益成正比”的武林规矩。于是,武林盟主证监会出手了。2017年1月,《关于避险策略基金的指导意见》出台,武林盟主宣布,在资管新规打破刚性兑付的大趋势下,保本基金必须改名为“避险策略基金”,并取消连带责任担保机制。简言之,不再引入第三方担保机构,产品随之不再“保本”。产品到期后,要么自立为不能保本的新门派——“避险策略基金”;要么转型为其它基金门派;或者干脆清盘,退隐江湖。

  比如南方避险增值,作为国内第一只真正意义上的保本基金,其成立以来总回报超过430%,折合年化回报逾11%,成立以来每一个保本周期均完成了保本的目标,在江湖上可谓声名显赫。明年5月,南方避险增值将完成最后一个保本周期。目前,尚不得知其到期后是成为避险策略基金,还是转型成其它产品;变身后的表现也是未知数。但昔日名震江湖的“保本派”代表,注定将相忘于江湖,而过往种种也只能是此情可待成追忆。

  保本基金之死,对于很多江湖散人来说,略显可惜,但却符合基金武林日趋严格的“明确风险,买者自负”的发展趋势。目前,江湖上还剩最后50只保本基金尚未到期。现在仍在保本基金门下的门徒们,还能享受最后的荣光,到了2019年9月30日,最后一只保本基金将到期,届时这一门派将正式绝唱于江湖。

  分级基金,基金武林中一个亦正亦邪的门派,主修“杠杆神功”。此功“遇强更强,遇弱更弱”,牛X时可成倍放大收益,傻X时也会成倍产生亏损。修习“杠杆神功”当有较深的基金武学根基和过硬的心理素质,且无心脏病等疾病病史,只适合极小一部分的江湖散人。可惜,有很多散人只看重其“遇强更强”的特点,忽略甚至无视了“遇弱更弱”的后遗症,有人爱其可一夜暴赚,更有人恨其能一夜巨亏。

  诺安中证创业成长指数分级的杠杆份额诺安进取就是一只让人“羊肉没吃着反惹一身骚”的产品,其过去一年、两年、三年和五年的回报全部告负,成立以来累计亏损高达近82%。过去五年间,除了2013年获得31.35%的正收益,其余年份全部负收益,今年以来净值下跌超68%。经历多次下折后,诺安进取当前净值仅为0.35元,规模只有1.1亿。和江湖上其它一些分级基金相比,别人至少还有让人爱的时候,而诺安进取留给人的却似乎只有恨。

  类似于诺安进取这样的,在基金江湖上一抓一大把。所以,分级基金的存在对广大江湖散人造成了极大困扰,也不符合资管新规“金融去杠杆”的规定。武林盟主自然不能坐视不理,一纸文件落地,先要求欲练“杠杆神功”的散人必须有至少50万的身家,后要求分级基金门派不得再开枝散叶,对现有产品进行清理,给出的路只有两条:清盘或转型,都是死路。

  讲真,分级基金是超越当前武林时代的产物,杠杆、阀值、套利、合并、拆分、上折、下折,足够复杂也足够好玩。只可惜,我们的武林太过大起大落,我们的散人们还不够成熟不足以驾驭。与其说分级基金死于武林盟主之手,不如说是这个江湖容不下他,至少现在容不下。

  短期理财基金挂着债券型基金的名号,干的却是货币基金的勾当,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。大部分短期理财基金名为债基,不买债,买的是现金管理工具,而且集中于银行协议存款,宣扬“脚踩银行定存,拳打货币基金”。靠着这句标语,短期理财基金真还一度成为了武林中的大红人,高峰时有上万亿规模,现存规模也有6900亿。

  这么不清不楚、不明不白的门派,怎能容其生存下去。必须死而新生,货币基金摊余成本法的那套不能用,只能变为采用市值法的债券基金。很多新的和规模小的短期理财基金已经宣告转型,而武林中多个规模数百亿短期理财基金,如现存规模最大达到682亿的广发理财30天,想要转型就没那么容易了。基金转型须召开持有人大会,半数以上持有人表决通过才能转型。相较于债券基金,不少投资者更青睐摊余成本法计价的短期理财基金,像广发理财30天这样的巨无霸,如何协调好持有人,少不得一番头疼。

  对于像广发理财30天这些一时半会难以回炉重造的短期理财基金,武林盟主给予了一定宽限,但无论如何2020年底就是这类门派的大限之日。挂羊头岂能卖狗肉,名正才能言顺,这才是基金武林应有的秩序。

  可是,好景不长,随着江湖黑暗时刻的来临,打新不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,无数新股上市即破发。定向增发的日子也不好过,去年2月和5月,武林盟主连续出手,先是公布再融资新规,从发行端收紧定增,定增发行价的定价基准日发生了变化,“打折买股票”的效应减弱。后再发布减持新规,从退出端加大对定增市场的限制。定增股票第一年最多能卖出50%的股票,剩余部分还要再等一年才能清算。

  新股的大面积破发和定增规则的改变,直接让打新基金和定增基金从趋之若鹜变成了无人问津,散人们加入你的门派,看中的就是风险低、收益可观。现在,非但赚不到钱,还得亏钱,武林中有定增基金开山立派以来,亏损超60%,这显然令人无法接受。打新基金和定增基金何时消失尚不得知,但玩不下去的基本就是等死。你看“定增新贵”九泰基金,2015-2016年间是何等风光,从公募定增基金到专户定增产品,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。短短3年后,昔日风光早已不复再见,就连旗下定增基金的转型也陷入困境,令人感慨不已。

  以上五类已死或将死的基金,有的令人惋惜、有的令人唏嘘,但有一个共性,那就是都曾经风光过。然而江湖有江湖的秩序、武林有武林的规则,身为江湖散人的我们也要不断的修炼,有些事情或许很难有所预见,比如上面五类基金的死亡。

2 我喜欢